首页>新闻>今日崖州

石关云:太累了,只想睡一下

【字体: 打印
2020-03-19 10:10 三亚日报

庚子年的春天,三亚市公安局崖州分局南山派出所民警石关云走完了他48年的岁月。

“石哥”因公牺牲当晚,南山派出所微信工作群的25位成员集体更换头像悼念,只剩下无法更换头像的“石哥”。他仍在群里,也永远会在群里……

“石哥”牺牲的第二天,他工作过的地方,他生活过的地方,无不充满着悲伤与悼念。

■地点:南山派出所

“石哥”一直都在

南山派出所位于南山景区内,是三亚市公安局环境最为优美的派出所。

3月18日上午,记者走进南山派出所,大门左手边的集体成员墙上,警号为020878的石关云排在第三位。右手边的人员去向导示牌上,石关云仍然“在岗”。

上到二楼石关云的办公室,办公桌上整齐摆放着两本登记簿,一本是《租赁房屋登记簿》,另一本是《暂住人口登记簿》。

来到三楼石关云的宿舍,床上的床单和被子叠得整整齐齐。书桌上石关云的水杯还在,警帽还在。在一摞书中,一叠还没被装订的A4纸上,零碎记录着石关云生前的所思所想:

太累了

只想睡一下

还原一下

少年应有的鲜活

哪怕是一小时

也会甜美地梦见

明天的朝阳

这是石关云写下的几行字,对于10年前就身患癌症但仍奉公职守的他来说,或许这次他真的累了,只想“睡”一下。

在派出所入口的卡口,记者见到南山景区安保部勤务主管邹传玉,他说几天没见到“石哥”了,有点失落。“他每次经过这里,都会亲切地和我们打招呼:‘兄弟们,辛苦了’。”邹传玉说,今后再也看不到频繁出入的“石哥”的身影了,他需要时间去适应。

和石关云搭班的民警何玉文,3月13日晚见过“石哥”,他从未想到这竟是他俩最后一次见面。何玉文在微信朋友圈里说:“记得最后一次见他,还在跟我说工作的事,早知道是最后一次,我就应该多陪他说说话,希望天堂里没有病痛,让我们的老石头、石叔、石哥不要再承受。”

南山派出所所长林学山告诉记者,在去年评优评职会议上,石关云第一个发言,却提出要把评优的机会让给年轻人,这让他深受感动。林学山说,他将向市局申请,把南山派出所南山中队名字改为“石关云中队”,以此纪念石关云忠诚为党、奉公职守、兢兢业业的精神,让石关云的精神永远在南山脚下传承。

“我们还会把‘石哥’的微信永远留在群里,让他激励我们向前。”林学山说。

■地点:椰子园村

我们都很想念他

出了南山景区门口,便是椰子园村。在村里,几乎没有人不认识石关云。

3月18日上午,村民林亚发正在地里忙活,接到派出所工作人员的电话后,他立即放下手中的农活,赶到顺益农家饭庄。“我听到‘石哥’走后,心里难受啊。”林亚发说,“石哥”是村里的“红人”,不论老少,几乎都认识他。

林亚发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,“石哥”的父亲去世,他们以为这位“工作狂”会借此休息一段时间,但没两天他就回到了岗位,走村窜巷开展疫情排查工作。

“今天很多人都问我‘石哥’怎么了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”在一旁的村民小组组长苏家平摇摇头。“他走得太突然了,我们很想念他。”苏家平说,“石哥”经常利用午休时间和村民“闲聊”,倾听他们的声音,替他们解决难题,所以村民一看到他来,都愿意围拢过来。

顺益农家饭庄是石关云经常倾听村民心声的地方。当天,在石关云生前多次坐过的位置,苏家平拉来一把椅子。椅子是空的,但石关云在他的心里永远不会缺席。

■地点:红沙社区

成为爸爸一样的人民警察

3月18日下午,南山派出所所长林学山、辅警韦军来到位于红沙社区解放街的石关云家。走进灵堂,林学山和韦军给“石哥”上了一炷香。

韦军回忆,3月15日,他和“石哥”忙完回到所里后,发现“石哥”脸色发黄,上不来气。上报林学山后,他们“硬拉”着“石哥”,塞进了车里,往市区医院奔。“路上他很难受,但还一直叮嘱我下午要做的工作。”韦军说,那天是他最后一次见“石哥”,很后悔没有跟他多说几句话。

在“石哥”家门口,记者遇见了石关云的同学冯良结,对于石关云突然离世,他也有些“不相信”。他说,石关云在上小学时,学习成绩十分突出,也不调皮,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好学生。“可惜了,多好的人。”

在邻居黄美英的印象中,石关云是个从小就十分懂事的孩子,后来工作后,石关云每次回家都会热情地跟她打招呼。

“受父亲的影响,我从小就对警察这份职业抱有情感。”石关云的儿子石光昊说,高考后填报志愿时,父亲给了他关键的建议,所以他才坚定地选择了江西警察学院。“爸爸,我以后会更加努力,向你看齐,争取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。”石光昊说。

相关稿件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版权所有@三亚崖州区人民政府  

主办:三亚崖州区人民政府   开发维护:三亚市党政综合网络信息中心

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14000806号-1    政府网站标识码:4602000049   琼公网安备 46020502000008号